• 这一年又要结束了。

    我不想去作一个概括性的总结,随便说说吧。

    我希望家人身体健康,朋友都好好的。

    昨天走过桥上说看到新舞蹈房,想起自从我的舞蹈老师入院之后我们就再没上过舞蹈课。我的舞蹈老师是位年轻漂亮又有实力的女子,但前一阵子检查出了肾衰竭,可能不会有很长的时间了。我觉得生命真的很脆弱,而生活也特别爱跟人开玩笑。我们为她折了许愿的鹤(一直认为该折星星),祈祷她平安。本来还高高兴兴的计划着到新楼上课,现在不能够了。以前我是那么讨厌舞蹈课...
  • 屏风后 - [盛夏光年]

    2007-12-27

    这是现实和虚幻的通道。

    为什么我如此迷恋雨夜屏风的理由。

    因为我是那么的想和那过世的人见一面。

    虚幻的痛苦的等待。

    今市子桑带给我的期待和梦。

    或许能在某个淋雨感冒的夜晚。

    在那屏风之后。

     

  • 漫无目的 - [盛夏光年]

    2007-12-16

    好象一年一次循环般.

    想不起应该干什么,天色在窗外瞬间变暗,也没有感觉.

    《罗生门》还没有看完.

    缺了一角的10块钱没去银行兑换.

    要写的稿子在停滞中.

    但真的不知道要做什么.

    就这么天黑了.

     

  • 持久 - [盛夏光年]

    2007-12-16

    我在想我们对一件东西的新鲜感能够维持多久.

    一个月,一年,或者遥不可及的一辈子.

    热情退却太快,使得自己都想不起责备自己就已经投入了另一件事情.

    而想起来时又无法责备自己.

    因为已逝的感觉,在愧疚中也强求不来了.

     

  • 啊这些狠心的人,都对我说节日快乐,摆明了意思我没有男朋友嘛!(可不就是...)T-T

    昨晚达电话打的我心里这个郁闷,我那亲爱的拽的要命的哥,就是不接电话,我那可爱的从长沙刚奔回去的壮子就是无法接通,我那日思夜想的惠子就是拨不过去...我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SASUKE身上,555,弟弟,还是你对姐好~

    后来往家里打个电话,和妈妈说起光棍节的事情,我说我不找对象你也会一直养我的吧,母亲大人说恩,养你,直接把你从3楼PIA到6楼...呵呵,家里又多了一位小同志,也是只白色的小狗,看样子大家都稀罕坏了,呼呼,小6子,我估计你是彻底的失宠了~

    接下来好在惠子回了我电话,我们聊啊聊啊,开心呢~最后她突然告诉我:小宇,我也恋爱了。

    ......

    真的成了寂寞星球了啊,最好把我放逐到那个8年才能受到一条短信的星星上去...

    突然...
  • 一种午后 - [盛夏光年]

    2007-11-04



    从朋友那里拿来的照片。想起一种午后。什么样呢,大概就是实验刚刚放学,或是准备上课。中兴花园里,绕出3号楼的转弯,习惯性的在落地玻璃窗上照自己的样子。西边1楼住户的叔叔永远在家弄电脑,像是御宅族,东边商店收了摊,摆起麻将桌来。院子中央的灯白天显得有些落寞。很多老奶奶阿姨们围坐在下面唠家常。转过去楼下是不正式的小花圃,或者只能叫为了美观而用栅栏圈起来,随意种些花草。其中也有这种小时侯也见过的花,接出一些小饼一样的果实,小时侯还吃过呢,因为不知道名字,那时就叫它小月饼。这时候阳光有些刺眼,不过还好,出门可以去宏利待一会儿,再去买个冰淇淋。有的时候和JANE一起,有的时候自己,有的时候在那里等娘子和尚。大多数时候要走南门...

  • 就像是你把我心爱的人抢走了,又狠狠地将他抛弃。

    就像我心甘情愿败给你,我却不能忍受你不再喜欢他。

    我可以看着自己没能和他在一起,却不能接受你们的分手...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PINK - [星尘细语]

    2007-11-01



    并非我热爱的颜色。

    然而如此深得我心。

     

     

  • 这世界对我 - [盛夏光年]

    2007-10-30

    昨天早晨吧,天还没亮的时候,突然醒了,发现自己缩成一团,才感觉到胃疼的要死,都搅在一起了感觉。支撑着起来上个厕所,回来就一直缩着,缩着缩着,外面放起了鞭炮,这是咸宁的风俗,貌似是有人去世了。火药味儿顺着窗口传了进来,让我有些恶心。

    就再也没睡着。

    天气突然冷了。去年生过冻疮的手又准备开始折磨我了,红红的,开始发痒。我到楼下买了胶皮手套,里面再戴上毛线手套,这样才敢去洗衣服,但因为使不上力气,搞的胳膊又麻又痛...

    收起了夏天的衣服,一件一件,T恤,丝质睡衣,小脚牛仔裤,再拿出秋冬的毛衣,外套,才感觉走进了下一个季节。一个开始受罪的季节。整着东西的时候啊,突然很想回家,想到家里的暖气啊什么的就感觉那是无比的幸福,真好。

    还有我屋子窗外的,那一片冬日澄净的天空。最好。

     

    ...
  • 有的时候我不知道,这一刻自己说的话,下一刻还会不会明白。

    我好象总是在绕着圈子地对自己说话,到最后把自己也弄糊涂了。

    或者真的像那样,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?

    或者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在仅有的能明白自己的当下的这一刻,无止境无意义的嚎叫发癜噢买噶~

    昨晚,应该叫下午,睡觉时耳边响着“突然落下的夜晚,灯火已隔世般阑珊...”许久没听过的歌了,想起过年的时候哥问我为什么他的名字在我电话里是大风声,没有告诉他答案就在这里。

    还有,睡觉之前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曾经喜欢的人的样子,很清楚很清楚,有时候我觉得我无法把他忘了,觉得他一定是一块难以愈合的伤疤,但是我突然感觉我已经没有心疼或者难受的感觉,有那么一瞬间我还为不能难受而惋惜了一下。也许我能够重新开始了吧。

    上午出门下楼,走到楼梯口,有个男生站...